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招标公告 > 列表
列表  
招标公告
     

    但一天看不到 青 我就会生出不尽的空虚。

    作者:admin点击: 时间:2017-03-27 14:05
     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翻查词典“青”的解释如下:蓝色或绿色:青天、青山绿水,青苔..... 比喻年轻:青年.........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 喜欢“青”字史缘于一则谜语,记得当年那个出谜语的老头苦苦地折磨了我好几天,还是被我猜中。他对我说:孩子你还真是聪明,
     
    语理论的,别说孩子,就是大人也找不到几个能猜中的。那个谜语的谜底是个单字“青”,谜语的谜面我至今清楚地记得:“人和俊美,心存爱意,欲求又难言,看离别已是一年,细思想又是一春,争如默无声,盼只盼来日相逢天无云,唤一声,亲!”这样不着边际而又神秘如同故事的谜面 换了谁也会无从下手,如坠九里云雾。今天我扔对谜语作者创作之巧妙,佩服的不行!
            那以后我就喜欢上了谜语,更喜欢上了“青”字。细品青字,你就会明白青字的妙处。想起青字你的眼前就会有满目的绿,满眼的潮
    。你还会联想到,年少的轻狂,黎明前的安静....另外青还是蓝的同宗,绿的表亲,黄的近邻。它还是红的弟弟,也是那些姹紫嫣红的童年。总之,青,是清瘦而青涩的,但是它也带着不可预知的潜力和未来,让你遐想。
              我常常对青字陷入幻想,总觉得青字神秘、美妙。因为青字我还会常常想起那些诸如,青杏,青桃、青苹果、青橄榄,等等等等的未
    成年的果子,那么多的青,他们沁入脑海,带着不容商量的酸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后来,我就认识了一个叫“青”的女子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那一年早春,邻家来了一个外地客人,名字叫 青 ,我听大人们叫她 青儿。
    青,是个年轻的女子,瓜子脸,长发清瘦。眼睛大大,笑的时候,略有一点眯,极其精致的腰身,浑身散发着,迷人的女人气息。尤其是青的眼神只要你看过一次就再难忘记!
     
            青的打扮也显得有些特别,淡青色的上衣,月白色的裤子,站在人群中显得很不入垄。至于鞋子是那种我没见过的款式。听老人们说青
    身上带着一股妖气,像个不安分的女子。而我,就偏偏就迷恋青 身上的“妖气”。尤其 青 梳头的样子让我万般迷恋,那情景早已渗入骨髓。
    一有空闲我就去邻家看 青 ,那时候还小,不懂男女之间的情爱,但一天看不到 青 我就会生出不尽的空虚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青 对我总是很好,常常给我一些好吃的东西,可能是由于年龄的差距,青对我也很少避讳,有一次我去邻家,家里没有别人,只有青。
    青刚刚起床,身上穿着很短的裤褂,在我们那里,那个年代,年轻的女子这样的妆扮是不能见外人的。青并不在意,青只当我是个孩子。当我愣愣地看她身体的时候,青还是说:傻小子,你怎么那么看我。 我的脸忽就热了,涨红、涨红的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一抹淡淡的晨光,从窗外照进来,青的身体有点像剪影,曲线毕露....看着眼前曼妙的青,我好像一下子长大了,就懂得了女人的美好。
    别人说青的脾气有些各色,我眼里的青善良而随和,青高兴了拉起我就往外跑,玩遍村前村后。青不像别家的客人,总爱逛城里,青是大城市来的,她不喜欢我们这里的城,青说太土,她喜欢的是山坳,河沟,树林。我们去的最多的地方,是村北那片杏林,青说他喜欢杏林下开满黄花的草地。
            青的东西也很是神秘,在青带来的新鲜玩意中,有一个小小的相机,青教我怎么使用,我们在那里打闹拍照,青高兴的时候还真是有些疯癫,她甚至能把我整个抱起来,那一刻我只觉得浑身酥糊糊的,像是没了骨头。那种玄妙在我的身上不知道持续了多少年。
    就这样我过了一段有青的日子。
             再后来我听大人们说,青离婚了,青是个坏女人。
             忽一日,我的生活里没有了青,我问大人们:青呢?青去哪了?没有人告诉我,我一路狂奔地去找青,山前村后都找遍了没有青。那时候正是初夏,漫天的青绿像潮水一样的涌来,青桃、青杏。满世界的青,酸了我满脸的泪水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长大以后我对青字,依旧敏感,喜欢青色,遇到与青有关的事总爱留心,遇见叫青的女子总会生出好奇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那一年我认识了一个叫青的女孩儿,开始我就问:你怎么会叫“青”?青怪异地看着我:母亲给取的。
    那你母亲叫什么?青就更怪异地看着我:你怎么会问这些?那你母亲长什么样?我还在追问。
    听说也叫青。听说??我不解。
             我也只是见过她的照片,不曾见到她本人,别人说我们长的很像。言毕青就沉默了。
             我不好再问什么,有一种跟伤心很相似的东西在我眼里眼外环绕着,从前的青仿佛就站在眼前,我背过脸去,不能让她发现我莫名的怀伤,更不能让她看见一个成年男人的眼泪。我感觉眼前这个青一定是“青”的女儿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与叫青的女孩相识,我早已结婚多年不可能与她再生出故事,唯一的一点纠缠,我还记得我曾发短信给她:
    山青青,水清清,云轻轻,雾轻轻,山水云雾锁青青;草青青,木青青,河清清,塘清清,草木河塘绕青青。山水云雾草木河塘都不要,千思万忆梦青青.......
     
            从前的故事都已远去,但青字依旧清新,依旧缠绵,自那以后我再没有结识过叫青的女子。岁月久远,对于青的记忆,永远定格在那段历史。
            我那青青的青儿,酸酸的青儿,甜甜的青儿,美美的青儿,妙妙的青儿,可爱的青儿 ......
     
            如今,我的工作环境是一个建设中的生态园,到处都是满目的青绿,啊,又是初夏,又是杏子膨生的季节。
            雨后,我随手摘了一枚杏子,呆呆地发愣。一位种植工人问我:你怎么那么喜欢青涩的东西?望着眼前满目的青,我笑而不答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杏林中有柔柔的风吹过来,清爽,却带着遥远的清愁。
公司动态 招标公告 澄清公告 中标公示 业务范围 政策法规
版权所有:苏佳峰一品鑫有限公司
Copyright: 2004-2005 http://www.sujiafeng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33374财神网站香港博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