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招标公告 > 列表
列表  
招标公告
     

    “我们好像见过吧?”话一出口,阿凡就觉得有些不妥,有点像言

    作者:admin点击: 时间:2017-03-27 14:05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阿凡来到这个村落还没有几天,上级的任务尚不明确,他作为这只拓荒队伍的先行者,在这里提前住下了。几天来,他一直游历于山水林木之间,赏月生于松谷、看日落于水湄,他的心始终处在一种猎奇与探秘的阶段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那个晚上的月亮来的很晚,阿凡在独饮了几杯烈酒之后,他的眼睛便有些朦胧,在感受了几分独在异乡的幽怀之后,他走出了租住的院门。想起白天看到的那些景色,他就想起了那句唐诗:明月松间照,清泉石上流....他想感受一下那样的意境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五月的柔风吹得他一身躁动,再加上刚刚下肚的酒,阿凡的脚步就有些踉跄与飘摇。他近乎盲目地朝前走着。
            有槐花的香潮一层层地漫过他的脸,那酒的燥和花的香让他感到了某种惬意与陶醉,这样的感受他以前是没有过的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那山路蛇一样地在树影里穿梭着,脚下斑驳的月色在一棵古树的摇晃下,像流动的相思弥漫开来....阿凡不停滴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,时而闭一下眼睛,好让自己陷入更深的遐思,走过拐弯处,他差一点就碰在路边的崖壁上。
              他忽地睁开眼睛,感觉有人与他擦肩而过,他猛抬头的时候,那人已经走出了五六步远,步子凌乱而飘摇。五月的天,头上还围着一块浅色的纱巾,让人觉得奇奇怪怪,阿凡觉得这样的脚步应该出自一个年轻的女子,再看时,那人已然走远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薄薄的月色里,有零星的槐花雪一样的追落在她的后背上.........
               那个远去的影子显得那么惊异、诡秘,是那么久久不散地在阿凡的脑子里环绕,让他充满了幻想与不舍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 那以后阿凡就鬼使神差地,又走过好几次那样的山路,无奈夜静山空,槐花落尽,他终没有看见那个让他无端牵挂的神鬼一般的影子。每每想到这儿,他都感到莫名的惆怅。
              有时候阿凡夜里失眠,就会推开院门,远远地张望那些他走过的路,看西天冉冉下沉的下玄月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一个晴日的午后,阿凡在一阵诱人的香气的引导下,他来到村边一个看似有些荒凉的地头,一个可能是被别人遗弃的边角,远远地他就看到了那香味的源头,一小片在风中摇动的白色的花朵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浓重的斜阳照过来,使那些本来白的耀眼的花朵沾染上了不少的柔和与温暖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他从没有见过这样的花朵,但凭着他的知识与敏感,他断定这花是罂粟,阿凡不禁感慨,原来毒品的童年,她的身姿竟是如此的曼妙,她风中的舞姿竟是如此的妖娆,光是她远播的香气就会使你沉醉、流连。那妖娆缠绵的香,泛着浓浓淡淡的暧昧。
               阿凡闭上眼睛,他感觉自己此时就是一只迷醉不归的蜜蜂......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“ 你好,”微风中有飘渺如梦的声音传过来,明明很近,却又觉很远,那一刻,瞬间中,阿凡就感到了那个声音的特别,因为那声音像来自天外,又像峡谷里的回声,那么陌生,又那么似曾相识。阿凡知道了那个声音一定是出自那个槐花飘香的夜晚,一定是那个神秘的影子身上发出的,从开始他就没有怀疑过,而这一刻他好像又等了好久。
             阿凡睁开眼睛,眼前站着的是一位面目清瘦的农村女子,约么四十岁的样子,岁月已在她的脸上写满了沧桑,仔细打量细碎的皱纹下仍有余韵,浅浅的笑靥里藏不住远在从前的美丽。
             
            “我们好像见过吧?”话一出口,阿凡就觉得有些不妥,有点像言不由衷的谎言。
            “怎么会?”她仔细的打量着阿凡,像是对阿凡的话感到意外。
          “  你是哪家的客人吧?说话文邹邹的,像个文化人。”话说出的那一刻,她那风韵渐失的脸上漫过一层愉悦,眼角的鱼尾纹在慢慢地退散。
              阿凡并不作答,这样,她的问话在空旷的村外就有点像自言自语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微风让罂粟花又摇动起来,阿凡说:“这花真香,是罂粟吧?”那女子愣了一下,“奥,也不知道的,我们这里都叫大烟。”她的回答,刚好证实了阿凡的猜测。而她的声音,阿凡竟然觉得有点像他熟悉的某个女演员,于是那声音在阿凡的耳鼓里就显得很妩媚。
           “这东西,是可以随便种的吗?”“阿,也不是,村长说这是违法的,只是我种的很少,我也只是拿它用来镇痛的,也就没人在意。”
            “是怎样的一种痛让你非要用这个?阿凡心生好奇。”
            “是牙痛,年轻时的一次伤心落下的,每年的五月都要疼上几天,痛到极点时整夜难眠。每年槐花开放的时候,都要有那么一回,有时候夜里难眠,一个人去走夜路。”听到这儿,阿凡差一点喊出声来。他觉得他又一次得到了一个重大的验证。
     
          原来那夜里谜一样的影子,果然是她。
          我家就住在那片高坡上的杏林处。说着她用手一指。阿凡抬眼望去,远远的峰崖下,那轻雾缭绕的杏林中,却有人家若隐若现。阿凡仔细看时,就如同在打亮一个遥远的传说。
           “ 我该回去了,你听我家的猪都叫了.....”
               阿凡还在发愣,那女子已飘一样地走远了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  又过了一段日子,阿凡忽就想起了那个罂粟花的女主人,想起了她说过的话:我家就住在.....
              之后,阿凡就不由自主地要去拜访那个多少有些神秘的院子。很快,他就走到了那个他要去拜访的院门前。
              院门虚掩着,看上去是一座很讲究的宅院,只是破损的表面让人觉得建造的年代已经很久远,有些大胆的枝头从从残破砖墙上探出头来。庭院里栽满了杏树。走进正门,见房门紧锁,通向外面的甬道,已经长满了蒿草,那青蒿发出的味道,阿凡觉得就像女人身上散发的幽馨,他深吸一口然后闭上眼睛,看上去他是那么喜欢这种很有争议的味道。
             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他才注意到,满院荒芜,杂草丛生,抬头看枝头上的杏子早已熟透,却不见有人摘过的痕迹。
             阿凡茫然四顾,刚刚过去的日子,恍如隔世,他开始怀疑那些历历在目的情节的真实性,于是心就很乱。再抬头时,已是黄昏将至。他匆匆地别离了那个院子,路上他无端想起了,前几天他和朋友去过五里外的荆棘沟,还有他看过的狐仙洞....于是他就更加迷惑。
             远处松林里有一个很大的尾巴不停滴晃动,阿凡觉得一定是只狐狸,走近时那个动物探出头来,原来是只松鼠。
     
            一个阳光很好的早晨,阿凡又路过那片罂粟花,那妖娆的香已经很淡远,或者说那仅仅是阿凡对那种香味的一种记忆。
           走近时,花没有了,地上只有隐约的残片,看上去似是而非。枝干的顶端那从前开花的地方,长出了饱满的籽粒,像一个个神秘的诱惑。
     
公司动态 招标公告 澄清公告 中标公示 业务范围 政策法规
版权所有:苏佳峰一品鑫有限公司
Copyright: 2004-2005 http://www.sujiafeng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
33374财神网站香港博彩